您所处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全省各地大搜索 处置淤泥有N种妙法

2023-12-01 新闻中心

  编者按:当前,全省“五水共治”开展得如火如荼,在“清三河”、疏浚河道过程中,清理出的淤泥该往何处去,成为各地治水面临的共性挑战与难题。淤泥的存在有哪些危害?目前河道淤积的情况如何?各地探索出哪些好方法?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调研与剖析。

  “几十年前,我们跟着父母去捻河泥,既疏浚河道又积攒农家肥。”浙江省水利厅河道总站副站长王卫标谈起河道清淤,言及儿时回忆。彼时尚无化肥,捻河泥这种千百年来江南最盛行的农事活动,在不经意间肥了田地又完成了河道清淤。然而,农田减少、面源污染增多、治水压力日益吃重,河道淤泥情况越来越复杂。

  每一条河都有其生命力,千百年来,河道淤积、改道本是自然规律。但随着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河道两侧人口集聚,清淤疏浚作为河道治理的主要措施,起着无法替代的作用。

  清淤不仅能拓宽河道、提升其行洪排涝能力;挖掉些淤泥,也使得原来河道沉积下来的工农业等内源污染被消解,改善水质环境;它还打通了断头河,促进水体流动性,为农业灌溉蓄水提供便利王卫标介绍,一直以来,河道清淤的目标就是让水流“引得进、流得动、排得出”。

  “清淤大多分布在在河流中下游,那些水流平缓、淤积较为严重的平原河网地区。”王卫标说,我省淤积较严重、疏浚工作量巨大的,大多分布在在杭嘉湖、萧绍宁、温黄、温瑞、瑞平等地的平原河道。

  全省大约有多少河道需要清淤?已清淤和还需清理的淤泥分别有多少?资料显示,从2003年我省启动“万里清水河道建设”起至今,全省共清淤河道44000余公里,累计投资300多亿元,其中完成清淤50多亿立方米。

  “治水全面启动以来,河湖清淤疏浚任务更艰巨。”王卫标说,由于河道清淤由各地具体落实、淤泥清理也不可一蹴而就,目前很难计算还有多少河道需要清淤。但河道总站对各条河流的节点湖泊进行初步测算,目前全省还有2500余个湖泊未清淤,总淤积量为1.1亿立方米,平均淤积深度约为0.8米。

  今年初的温州“两会”上,省人大代表、温州市政协委员李星涛通过调研后估算,全省河道淤积总量已达到22亿立方米,每年平均淤积量约1亿立方米。

  抓斗式挖泥主要使用在于小河小浜,河道旁开入挖掘机,需要沿河两岸建造施工道路,挖机工作面较小、却把水体搅动得浑浊不堪,这种方式清淤不彻底,也非常容易引起回淤。

  水力冲挖采用拦河围堰、抽干河水,实施工程人员在河床上冲挖淤泥,可能会引起河岸塌方。今年1月23日,乐清市乐成镇城东街道春园路沿河路段就因清淤抽干河水,发生道路坍塌。

  绞吸式挖泥以挖泥船将淤泥进行切割和搅动,再经吸泥管将绞起的淤泥借助强大的泵力,输送到堆场。如果管道辅设较长影响其他船只通行,管道输送淤泥的同时会带来大量的水,还需要大面积的场地堆放淤泥。

  机声隆隆,在金华婺城区婺江古河道“十里长湖”的施工现场,记者看到,大型一体化生态清淤机将水底的淤泥绞吸上来,输入管道沉淀脱水,流出汩汩清泉。分离出的垃圾被运往郊区填埋,而淤泥打散后被烧制成空心砖,无需堆放,日产日清。

  而在最早引进该技术的浦江,对浦阳江城区段8公里河道进行生态清淤。分管河道工作的浦江县河道管理站副站长傅时杰介绍,生态清淤使淤泥固化、垃圾分开、河水返回,实现管网运输、工厂化处置和资源化利用。这些淤泥中的1.1万余立方米最终用于苗圃、制砖和“三改一拆”后的复垦复耕,变废为宝。因为效果较好,生态清淤还将被浦江运用到通济桥水库的清淤当中。

  此外,柯桥等地也积极引进生态清淤及淤泥快速固化处理技术,实现清淤、淤泥脱水、余水循环处理一体化作业。不过,生态清淤成本比较高,却是不争的事实。“当时共清理干化淤泥1.3万余立方米,每立方米清淤费200元、运费20元。”傅时杰说。

  虽然部分地区尝试进行生态清淤,但堆积和填埋仍是淤泥处置的最主要方式。运输成本极高,堆放、收纳场地有限,是目前淤泥处理面临的首要问题。

  那么,如何科学合理地处置河道疏浚后的淤泥,成为迫切地需要解决的问题。全省各地处置淤泥有哪些经验妙招?有没有简便易行、经济节约的大规模处置淤泥手段可以推广?记者近日采访了不少地方和企业,且看他们在处置淤泥上的探索与努力。

  农民巧用淤泥还田。在平湖市新仓镇芦湾村,约2.4公里的庙河长期以来淤积严重,该村将清理出的近1万立方米的淤泥堆放在河边一块面积8亩的低洼地上,并在大户徐兆刚的带领下种植莲藕。这些淤泥不含重金属却富含氮、磷、钾元素,对莲藕种植极为有利,8亩藕田亩产超过1500公斤,亩均效益在6000元左右。据了解,海宁市的镇村级河道清淤也都基本采用还田的方法处置淤泥。在晚稻收割前,村镇通知农户堆土区块内不必种植其他冬季作物,将淤泥在田里堆高20厘米至25厘米以便来年种稻。

  公司将淤泥制肥。在海盐,嘉兴三羊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先对淤泥进行仔细的检测,将重金属超标的淤泥制作成林木的有机肥,重金属未超标淤泥制作成稻田或蔬菜瓜果基地使用的有机肥。制作的步骤是将秸秆粉碎,倒入混拌坑,加水搅拌再加入淤泥,而后加入鸡粪、羊粪、兔子粪、菜子饼、尿素等,经半个月发酵,使秸秆彻底腐烂释放肥力被淤泥吸收,再经二次发酵,通过机械脱水烘干出肥料粒子。该公司年处理秸秆1500余吨、淤泥5万余立方米,能制作肥料3500余吨。

  绿化用土也是淤泥的好去处。在长兴虹星桥镇,绿浩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滕浩将镇里清出的近万方淤泥种植草皮,俏销全国。在浦江,浦阳江东溪口、西溪口清理出来的淤泥被运往黄宅“三江口”人工湿地以种植苗木、花卉,黄宅镇义乌溪清理出的淤泥用于两岸河堤绿化,已使用约12万余立方米。

  淤泥制砖方兴未艾。在永嘉,瓯北河道清淤工程共涉及18条黑臭河,总长近3万米,清出的淤泥成为当地10家新墙材企业的宝贝。“排头兵”强力红页岩墙体建材有限公司,每天能接收10卡车近百吨的淤泥,生产7万块矩形孔砖,这种加入锯末粉制成的环保砖有保持温度、隔热、吸音、抗渗等优点。

  据记者了解,目前城市污泥处理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种方式,可供处理有毒淤泥参照:

  污泥干化。在海宁,天通吉成机械有限公司开发出圆盘式污泥干化机,对污泥进行半干化或全干化处理,并结合焚烧、填埋等系统集成技术,对污泥实现减量化、稳定化等全方位无害化处置。其设备单机污泥解决能力为每天150吨,适合各类污泥的处理。

  污泥发电。嘉兴新嘉爱斯热电有限公司投资2.9亿元建设污泥焚烧综合利用项目,自2010年项目一期投产以来,日处理污泥近2000吨,污泥烘干后掺煤燃烧、接入总装机容量125MW的3台发电机组发电。

  污泥干馏制生物碳。永康市城市污水处理厂有国内领先的污泥干馏碳化处理生产线%的污泥经干馏处理后可产生1吨生物碳,既保证污泥减量,又能够杜绝焚烧过程中二恶英等有害于人体健康的物质的二次污染。据了解,产生的生物碳由密西西比国际水务(中国)有限公司收购,用于土壤改良。

  此外,有毒淤泥还能够最终靠积极探索微生物降解、化学脱毒、植物修复等方法,实现减量化、无害化及资源化的安全处置。

  “当前,各地在淤泥处置工作中,还存在部分河道清淤方案不科学、淤泥处置执法的主体不明确等问题。”省水利厅河道总站副站长王卫标说。他最期待的是,各地能以“河长制”管理为载体,全面落实河道治理责任主体,在此基础上能对河道淤泥增量实时监测,逐步建立起全省联网的河道淤积情况监测系统及清淤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