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处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3年没“洗澡”河底淤泥两三米厚(图)

2023-12-17 新闻中心

  “为什么不用机械清淤要用人工呢?”“清出来的淤泥去哪里了呢?”昨天下午,本报“民间治水观察员”受宁波市城管内河管理处邀请,参加戚隘河清淤疏浚工程启动仪式。有观察员拿着单反相机记录,有的一口气提了10多个问题,有的带来厚厚一摞水情日记……

  3月4日,本报联合宁波市城管内河管理处推出了大型新闻策划行动“呵护家门口的河”。我们征集“民间治水观察员”,一同记录、守护家门口的这条河,推动它旧貌换新颜。7月17日,首批18名“民间治水观察员”正式上岗。昨天是观察员们上岗后的首次集体活动。内河管理处相关负责人欢迎观察员当好清淤疏浚工程的监督员,多提建议。

  戚隘河从宁波三中门口流过,是宁波中心城区一条重要的内河,全长1431米。78岁的观察员阮光炜每隔一天都会到戚隘河边散步:“这条河水质算是不错的了,在岸边走,水透明度有40厘米左右,在宁波算难得的了。”“阮师傅,清淤后,这条河还能干净很多呢!”施工方热情地说。

  下午3点,参加活动的观察员们都赶到了。宁波三中校门口的一座桥从戚隘河上跨过。靠近中信泰富广场一侧的河道两侧都围起来了,实施工程人员说:“这叫围堰,是疏浚工程的第一步,水也被抽干了。”

  “这里的河泥这么黑啊?我以为河里的泥都是黄黄的呢。”有观察员好奇地问。“你看到这一个黑色的都是淤泥。淤泥里有很多有机质,黑油油的,是河道黑臭的主要元凶。”

  “这里的淤泥多厚啊?”“本来以为半米左右。水抽干后才发现这段淤泥至少有两米,深的地方有3米。戚隘河上次清淤大概在3年前,淤泥沉积速度远超于了预想。”

  “奇怪,怎么这里淤泥会这么深?会不会是有人往河里偷排泥浆导致的?”一位姓王的观察员担忧地问。

  “这里是城区内河,边上也没有大的建筑工地,偷排泥浆可能性不大。这些淤泥,多是通过雨水管道过来的。这几年,空气质量越来越差,雨水下来有很多泥,最后都沉积到内河里了。”

  观察员们觉得站在桥上看还有段距离,索性直接走到清淤现场。只见6名实施工程人员穿着连身雨衣、高筒雨靴,拿着高压水枪,瞄准眼前的淤泥堆冲刷。随着“嗤、嗤”声,面前扬起了两米高的水雾,淤泥溅起,泥如雨下,腥臭味弥漫开来。“一共有7个实施工程人员,每天冲11个小时,好好给戚隘河‘洗澡’,预计要一个多月。”实施工程人员说。

  “为什么用人工清淤,不用机械呢?”观察员黄鸣丰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用水枪清淤,以前在三江清淤时都用的挖泥船。

  “人工清淤速度稍微慢些,但更彻底。用水枪冲,只会冲下淤泥,因为淤泥比较软,泥浆水都被水泵抽走。用机械的话,会把淤泥连同河底本来的底泥、石头都捞上来。捞上来的过程中,往往淤泥又掉回水里。”当然,人工清淤也有局限,适合在河面较窄,容易设围堰的河道进行。戚隘河刚好满足这些条件。

  “当然不会。你看,泥浆水由水泵抽出来,排到桥的那边去。”随即,大家一起来到桥的另一侧。这边的河水也被抽干,用来做沉淀池沉淀泥浆水。沉淀后的淤泥再被运走。

  “一定要文明施工,不能影响到孩子上学和周边居民休息。”“抽出来的泥浆水要按规定运输堆放,不能把这里弄干净了,又污染了另外的地方。”“既然清淤了,就要彻底,我以后会经常过来看看的。”……面对观察员们的叮嘱,内河管理处工作人员和施工方人员一一记录下来。内河管理处处长徐伟也邀请观察员们全程参与清淤工程,监督实施工程单位是否做到文明施工。

  现场大家也交流起上岗以来的体会。几乎每个观察员都在内河管理部门有关人员陪同下,和自己的责任河“甜蜜约会”过了。

  黄鸣丰讲起了那次“约会”:“我的认管河道是柳西河,这条河源头在哪里,流向哪里,并不是非常明确。前阵子,内河管理处工作人员陪我在河边仔细走了一趟,一点点讲解。我对这条河的情况有了更深的了解。”这趟走下来,发现有不少问题。比如,有不少市民从河里取水洗拖把,脏水倒回河里;河边的扶栏破损了;外来生物福寿螺入侵内河……黄鸣丰一一拍下照片记录下来。

  “民间治水观察员”们发现的问题将走绿色通道解决。市内河管理处和海曙、江北、江东、鄞州四区内河管理部门的负责人都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并且承诺:“直接打我们手机就可以了。对观察员们反映的问题,保证及时到现场查看,尽快解决。”

  阮光炜师傅带来一个消息:“我给区长写信提了治水的建议,区长已经回复了。”后西河是阮光炜的认管河道之一,他已经坚持记录了10多年的水情日记。

  “这次当上观察员后,觉得肩头的担子更重了。我给江东区的丁副区长写了一封信,他也是后西河的河长。我提了一个建议,五水共治,要做到岸水联动。比如,河旁拆迁的建筑垃圾不能随意倾倒在岸边,生活垃圾不要落河……很快有了回音,区长说建议很好,已交由福明街道进一步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