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处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产品中心

建筑垃圾回收厂老板挺纠结

2024-02-07 产品中心

  正是无意中看到了这条规定,老陈一下子萌生了做建筑垃圾回收的想法。由于自己在建筑行业从事良久,老陈反复想过这笔生意的可行性。“比如一车建筑垃圾拉到码头,靠船送出去,一车30来吨,大概就要600来元,平均下来,一吨的处理费用就要20元。我当时想,我能给他20元中省掉15元,免费拉我这里处理,就用掉5元钱油费,需求其实很大。”

  城市化的进程中,不仅带来了现代化的气息,也带来了烦人的难题——比如垃圾问题,尤其是建筑垃圾和装修垃圾。前段时间,钱江晚报记者曾经就杭州不少小区遭遇装修垃圾困局做过报道。

  老陈是杭州一家建筑垃圾回收厂的老板。他原本从事建筑这个热门行业,后来转行办起了建筑垃圾回收厂——花钱买垃圾,回收处理后再卖出去。

  事实也的确如此,2年过去,老陈这家专门回收建筑垃圾的厂子办得有声有色。但面对火爆的生意,老陈继续经营的信心却在动摇……

  如果没个向导,老陈的这家建筑垃圾回收厂,不仅不好找,即便打从门前走过,也很难将其分辨出来。

  回收厂位于杭州城北丁桥一条尚未完全通车的前浜路上。这是一个颇有点微妙的地点。它在临丁路、同协路、大农港路、定桥路四条道路的包围之中,这四条道路周边都已比较繁华,偏偏在中间点上,还能看到大片长着野草的荒地,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个小厂子。

  “当时厂址选在这里,可帮了很多忙——边上都是工地,建筑废料特别多。”老陈是个精神气十足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看不出特别明显的大肚腩,未开口便有笑意,有着一种乐观的渲染力。

  老陈的这间回收厂,辨识度着实不高。办公地点,仅仅是路边几个简易工房。整个厂子最大的特征,是一片大约20来亩的露天空地。空地上堆满了以水泥石料为主的一座座小石山。从外边看去,甚至看不到被石山包围的回收机器。但从石山间走进这片空地,就能窥得其中不同。空地正中间,是一座大型移动破碎站,长度约有10来米。

  “其实机器原理很简单,这头把建筑垃圾扔上去,履带传送过去通过多次碾压挤压,出来的是石粉、石子。”老陈解释道,目前石粉、石子是他回收建筑垃圾处理后主要出产的2种产品。单独出售的话,石粉可用来建筑时的铺填,石子则可用来掺拌水泥。不过老陈更多将两者按比例掺杂后出售,用来铺设道路建设时必不可少的水稳层。

  “我们规模很小,做的东西也是属于比较粗糙的。”老陈笑说,自己这个回收厂其实真没什么稀奇的,也并非是高科技,他也才干了近2年。

  然而在杭州市城管委申请登记工程渣土临时处置场地,用来做建筑垃圾回收的,老陈是第一家,也可能是唯一一家。

  “不仅我们做建筑的,几乎每个老百姓都知道,我们有好多建筑垃圾处理不了。”老陈打算做建筑垃圾的回收,其实由来已久。

  2003年,杭州市出台了一份《杭州市建设工程渣土管理办法》,其中第六条中规定:“坚持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的原则,支持和鼓励单位或个人投资建设工程渣土专用处置场地。支持和鼓励使用工程渣土回填还耕和再生开发利用。”

  正是无意中看到了这条规定,老陈一下子萌生了做建筑垃圾回收的想法。由于自己在建筑行业从事良久,老陈反复想过这笔生意的可行性。“比如一车建筑垃圾拉到码头,靠船送出去,一车30来吨,大概就要600来元,平均下来,一吨的处理费用就要20元。我当时想,我能给他20元中省掉15元,免费拉我这里处理,就用掉5元钱油费,需求其实很大。”

  在四处考察之后,老陈发现,他这个想法并不算超前。“国外都已发展了几十年了,国内好多地方也做了十多年了。”不过,前人的经验也增加了老陈的信心,2012年底,老陈终于买了一台破碎站,配上了几台铲车,开始了试运营。

  “刚开始那两个月,大概处理的垃圾,就是边上工地那一小堆吧。但很快就多起来了。”也确如老陈预料,在杭城如今建筑垃圾难寻出路的情况下,老陈这家外表并不高大上的垃圾回收企业,很快成了丁桥一带工地的“热门小厂”。就在昨天中午,钱报记者来到老陈这里时,丁桥一环卫所的负责人刚刚和老陈定下了运送建筑垃圾来这儿回收的初步意向。

  而建筑垃圾的处理量,也从刚开始的一个月几十吨,到现在的日处理600吨。600吨的日处理量,其实差不多要接近1台破碎站的工作上的能力上限了。按照这一个趋势,以及生意的火爆程度,下一步不可避免的就是扩大规模了吧?

  “两年下来,感觉很疲累。原本是对未来满怀希望,现在多少有点硬着头皮在坚持了。”说起生产规模的发展,老陈总是笑,但说起未来,老陈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当时也不是没想过,要是这个生意这么好,为什么杭州一家做这块的企业都没有?不可能别人都是傻子嘛!”

  2003年出台的这份管理办法中提到的“支持和鼓励”,老陈在各个部门跑了多年,却到今天都没有告诉他具体的“支持和鼓励”有哪些。

  “深圳、昆明、邯郸……国内很多城市我都去考察过,每个城市都有这样建筑垃圾回收的产业,也有各自的鼓励政策。比如深圳,除了在水电和用地上给政策优惠和资金补贴外,并设立基金可供回收职业申请。”老陈觉得,政策向建筑垃圾回收产业倾斜是大势所趋,杭州也不例外。

  然而苦等多年没有等到政策细则出台,老陈感到了不小的金钱上的压力。机器人工费用就不用说了,光破碎站的维护费用半年就得花掉40万。原本老陈只要是建筑垃圾都收,但由于装修垃圾和渣土只有50%的回收转换率,并且出产的碎石质量较低,售价较高。在政策没有补助之下,出于资金考虑,老陈只得转变策略,干脆以十几块的价格专门收进水泥建筑垃圾,让转换率达到90%以上,出产的细砂碎石价格也因质量增加而提高了30多元,这才让企业勉强持续运作下去。

  这个问题,老陈已经问了很多年了。钱江晚报记者也询问了丁桥镇政府、杭州市城管委、杭州市发改委等部门,得到的消息是,目前依旧没有针对这一块的政策细则出台。

  杭州市城管委的工作人员表示,其实有关部门也在持续敦促这一方面的细则出台,然而杭州诸如用地方面困难,始终让鼓励政策难以成行。有关部门也曾考虑过,形成一个专注于回收的大型园区,但因选址问题,到现在依然没有下文。

  如今杭城地价之高,已然不是老陈可优先考虑买的,只能采用租的方法。可是这一行当的场地需求大,又不能太远离市区范围的工地,这就让租一块地也成了不易之事。

  老陈如今这块地,还是丁桥镇政府出面借的。这一块地,归属于丁桥新城开发指挥部,在规划中早已有了大致部署。原本老陈签了2013年一年的临时借用合同,但到了今年,对方却有了新的考量,并没有同意续签。

  这一下点中了老陈的死穴。“去年我都是在试运行,本来是打算一方面扩大回收生产规模,一方面在提升产品工艺,比如可以用回收的建筑垃圾做成停车场的砖块等等。但没有生产用地,实在是想投资也不敢投啊。”老陈苦笑自嘲,正因为有这方面的担忧,破碎站还特意买了价格更贵的移动式机器。

  但是老陈相信建筑垃圾回收这个行业,未来的杭州肯定是需要的。对于这份事业,迟疑的老陈更多的是不舍。老陈说,他仅仅是在杭州的建筑垃圾回收抛了块砖,等到解决了用地这样一些问题,这个行业发展带来的“玉”,就将回馈整个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