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处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产品中心

传统行业搭上数字化快车施工现场变“智造工厂”

2023-12-26 产品中心

  可能是烈日当头下的挥汗如雨,或是数九隆冬里辛苦劳作……总之,很少有人会把科学技术与基本的建设行业挂上钩。

  然而,当今的科技日新月异,传统的基建行业可持续发展也面临诸多挑战。想转变发展方式与经济转型、实现高水平质量的发展,必须向科学技术要答案。

  近年来,中国中铁四局集团发力数字化转型,利用成立管理与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研究院)的契机,搭建了百余人科研团队,年实现科研产值2亿元,为传统的建筑行业由现在的“施工现场”全面转向未来的“智造工厂”打下了坚实基础。

  智能泥浆处理设备、3D打印小型预制构件、智能中控自动化控制管理系统、BIM+GIS平台……在中国中铁诸多项目的工地上,来自研究院的科研成果已经遍地开花。多个方面数据显示,中铁四局集团管理与技术研究院2020年营销额达1个亿,2021年营销额将达2个亿。

  传统的基本的建设行业,为何需要一家智库型组织?用研究院党委书记方成龙的话来说,就是要“建立内外合作交流与科技成果转化平台,为行业可持续发展赋能。”

  对于基建企业来说,项目管理是提质增效的重中之重。“我们坚持打造研、用、产一体化的创新链条。”方成龙和记者说,施工现场的实际的需求就是科研方向,把传统的管理模式、施工工艺逐步“数字化”就是这里面之一。

  疫情暴发伊始,研究院肩负着返岗复工疫情防控系统的研发重任。中国中铁仅项目部就有8000多个,总人员超过67.8万人。

  难度远不止于此。中铁拥有海量的数据,各单位管理模式也不完全一样。研发团队负责人胡伟和记者说,为了让系统真正快速用起来,技术团队组成9个技术客服小组,为系统用户更好的提供24小时全天候技术保障服务,保障了中国中铁的顺利复工复产。

  除了项目管理,施工工艺的“数字化”也是研究院的重要研究方向。近年来,研究院陆续打造出数字化平台、智能工厂和信息化管理等多项成熟产品和服务。“比如霍山机制砂智能工厂、旌德机制砂智能工厂等项目,在机制砂市场已形成较强的产品竞争力,在安徽区域内实现了滚动发展。”方成龙说。

  在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下,研究院加快了推动建筑行业高质量变革升级的脚步,综合应用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聚焦智慧建造、智能管理等方向,针对性研发相关高科技集成应用产品,构建独特核心竞争能力。

  作为中国中铁的骨干力量,中铁四局集团组建企业智库,为行业可持续发展探路,恰是为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

  “最初的时候只有三人筹备组,到现在已发展到超过百人的科研团队。”方成龙和记者说,组建初期,是在全局选拔BIM技术、无人机技术应用、信息化技术、装备技术和工业自动化技术和管理咨询的一部分相关人才,从外部招揽软件开发、编程和计算机应用等相关人才,搭建起最初的班底。

  梁昊早先是一名中铁四局四公司的技术员,正是看到了研究院发布的一篇关于无人机在工程行业应用的文章,他选择主动加入。此后,他依靠多年对无人机技术的专研,在研究院完成了实景建模、BIM+GIS平台开发等多项先进的技术的应用,还成功解决了工程建设项目模型不清晰、定位不精准等问题。2021年由梁昊担任教练的无人机测量团队,在中国中铁股份公司无人机测量大赛中荣获第二名。

  正是有了过硬的科研团队,研究院实现了任务导向型科研向市场导向型科研转变;从服务内部市场向进军行业市场转变。目前,研究院慢慢的变成了中铁四局科学技术创新板块的重要支撑,行业影响力迅速扩大,科研成果遍地开花,行业影响力与日俱增。

  以该研究院为石化企业打造的“石化产品营销售卖企业基于物联网技术的数字化物流管理系统”为例,该系统投入应用后产出巨大的效益,被国家国资委评价为:央企间互助合作新模式和供给侧改革的有效手段。项目还荣获了中国中铁股份公司管理创新成果一等奖,科技成果被评审认定为信息化“整体技术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几年来,我们慢慢地加强向数字化转型的信心。”方成龙表示,研究院现今的业务和产品由离散转向聚焦,通过调整产品结构,打造核心业务,逐步构建具有行业领导力和绝对竞争力的特色产品和服务体系。

  展望未来,中铁四局集团管理与技术研究院已经定出清晰的目标,即数字化转型集成商、智慧建造服务商、企业高水平发展智库。

  “到‘十四五’末,研究院形成2—3个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主打产品或支柱业务,依靠数字化转型、智慧建造,古老传统的建筑行业必将由现在的‘施工现场’全面转向未来的‘智造工厂’,彻底脱胎换骨。”方成龙坚毅地表示。

  自2018年起,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部门推荐)“爆轰驱动超高速高焓激波风洞”(以下简称JF-22超高速风洞)的支持下,姜宗林带领激波风洞团队依据我国独创的“激波反射型正向爆轰驱动”方法,把国际上一致认为“不能用”的正向爆轰变为“可用”和“好用”的驱动能源,成功研制出JF-22超高速风洞。

  人工智能(AI)复现一项诺贝尔化学奖成就,需要多久?答案:4分钟。这甚至比阅读完这篇文章的时间都短。而且AI无需反复实验,一次就成功。

  记者24日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获悉,通过研究青藏高原及其周边的新近纪沉积物和化石群,我国科研人员建立和完善了青藏高原地区新近纪高精度综合地层框架,并查明了青藏高原及其周边地区新近纪的古气候环境演化特征。相关研究成果发表于《中国科学:地球科学》杂志。

  千川江海阔,风好正扬帆。2015年,伴随互联网经济和电子商务的发展,沭阳花木电商产业迎来发展新机遇。那一年,我也搭上了互联网这一趟“高速列车”,开始在网上销售盆景和苗木,销量和收入都有了很大的增长。

  路通了,出路也慢慢变得宽。你瞧,养牛规模逐步扩大,过去一家三五头,现在户均一二十头,而一头牛除去饲料纯收入有三四千元。我们的肉牛很畅销,最远卖到云南、四川、贵州等地。

  受极地居民北极熊的“大厚毛衣”启发,浙江大学教授柏浩和副教授高微微悟出了一种新策略。气凝胶涂层容易脱落,材料气凝胶含量有限,耐磨、抗拉伸等力学性能不佳等问题,限制了下一代保暖衣物性能提升的空间。

  记者21日从中国海油获悉,我国大型深水物探船“海洋石油720”搭载我国自研“海经”拖缆地震勘探系统,完成了珠江口盆地2600平方千米的三维地震数据采集。

  题:我国将多措并举确保2024年粮食产量保持在1.3万亿斤以上据农业农村部消息,下一步将着力稳口粮、稳玉米、稳大豆,继续扩大油菜面积,着力提高单产。

  在国家电投山东海阳核电项目现场,4台汽水换热器正在24小时不间断稳定运行,每小时可供出零碳热量1651吉焦。走进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南露天煤矿装车站,卸料溜槽繁忙运作,管道内的原煤经过抑尘站封装后运出,去往东北。

  据预报,21日至24日西北地区东北部、内蒙古中西部、华北、东北地区、黄淮及以南大部地区日最冷气温或平均气温较历史同期偏低5℃以上,部分地区偏低7℃以上。根据历史数据统计分析,厄尔尼诺背景下我国冬季气温总体偏暖,但阶段性冷空气活动较为频繁,也就是说冷暖起伏比较明显。

  12月21日,商务部会同科技部修订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经营主体应对照目录,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管理办法》《技术进出口合同登记管理办法》等规定,履行有关出口许可、合同登记等手续。

  近日,我国开通全球首条1.2T(传输速率每秒1200G比特)超高速下一代互联网主干通路。它是国家重大科学技术基础设施未来网络试验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清华大学联合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赛尔网络有限公司共同协作研制。

  南开大学教授陈永胜、刘永胜、马儒军科研团队设计并制备了一种柔性且可持续的个人体温调节衣物系统。这种新型太阳能热管理系统可以充分的发挥有机太阳能电池和电卡热管理器件的柔性特征,将其集成应用于衣物,既智能又不影响穿着体验。

  “大模型训练需要大量数据,因此对算力的要求很高。对此,参加会议的专家呼吁,解决算力难题,应重塑大模型算力生态,助力国产AI芯片系统练好“内功”。相较于芯片本身的硬件性能提升,郑纬民认为,通过营造生态,提升国产AI芯片的“包容力”更加急迫。

  记者20日从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获悉,自北京时间2023年10月26日顺利进驻空间站组合体以来,神舟十七号航天员乘组已在轨工作生活54天,为期6个月的飞天之旅已完成近三分之一,将于近日择机实施第一次出舱活动。目前,神舟十七号航天员乘组状态良好,空间站组合体运行稳定,具备开展出舱活动条件。

  记者20日从商务部获悉,经国务院批准,商务部等12部门近日联合印发《关于加快生活服务数字化赋能的指导意见》,通过数字化赋能推动生活服务业转变发展方式与经济转型,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报告研判的187项工程前沿包括93项工程研究前沿和94项工程开发前沿,涵盖机械与运载工程,信息与电子工程,化工、冶金与材料工程,能源与矿业工程,土木、水利与建筑工程,环境与轻纺工程,农业,医药卫生,工程管理9个领域。

  在这种背景下,张鑫团队创新性研发出拉曼光谱探针,为深海探测提供抓手。张鑫表示,该研究细化了水合物分解过程与海水深度之间的关系,加深了对气体水合物分解演化机制的理解,填补了天然气水合物原位上升过程数据的空白。

  先进的AI工具、月球任务和超高速超级计算机将在未来一年塑造科学研究。天文学家依然担心,由于慢慢的变多的明亮人造卫星群正在用光污染夜空,新的地基望远镜数据可能更加难以获得。

  12月18日23时59分,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发生6.2级地震,震源深度10公里。《中国科学报》就此邀请国家自然灾害防治研究院创院院长、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徐锡伟和兰州大学地质科学与矿产资源学院教授袁道阳做多元化的分析解读。